Category: Others (其它)

Dot-Com era, almost feels like a century ago

By admin, November 4, 2017 14:19

Things from the Dot-Com era, almost feels like a century ago.

I always have the desire to design something for people to use (ie, website/network/apps), I’m satisfied if users like my design. So far I think I am on the right track and enjoying what I’ve been doing.

IMG_7704

出乎意料的精彩,只能用拍案叫絕來形容!

By admin, October 22, 2017 22:48

奇怪的是香港竟然從未上映過

No GUI and SSH login on console, only [sda] Assuming drive cache: write through

By admin, October 11, 2017 13:05

Today I found out one of the CentOS 7-1611 VMs has no GUI available and also there is no SSH login at the console.

Worst the screen indicates “[sda] Assuming drive cache: write through”, seems it’s hang at startup.

In fact it’s working fine, then I SSH into the server remotely, and issue “systemctl set-default multi-user.target” which set the default login interface to be texted based SSH login, the SSH login screen appears after the reboot.

systemctl isolate multi-user.target to return to command mode
systemctl isolate graphical.target  to return to graphical mode

Somehow, systemctl isolate graphical.target turns the screen into blank, still have no idea what’s causing this, nor startx works.

Finally, the vCenter VM Guest OS status changed from CentOS 4/5 64 bits to Other (32-bit) automatically everything after reboot, anyone knows why? Pls drop me a line, thx.

IIS6對中文路徑或文件名支持問題解決

By admin, October 10, 2017 14:24

默認情況下,無論是IIS6對中文路徑或文件名支持的不是很好,主要表現為:圖片中含有中文路徑顯示無法找到网頁;含有中文的文件直接使用IE下載的時候出現無法找到的錯誤等等。

解決方法:

打開注冊表中的HKEY_LOCAL_MACHINE\SYSTEM\CurrentControlSet\Services\InetInfo\Parameters\,
新增的FavorDBCS設置為0,然后重啟IIS。

我也曾經有過一個Wikipedia的夢想

By admin, September 28, 2017 11:53

剛才看完港台31的這個節目,內容提及AI/機器人將會大量取代人手和很多工種,社會將面臨巨大問題。

其中一個可行的解決方案就是聞所未聞的「無條件基本收入」計劃 = 派錢!!!

這個聽似理想更像是21世紀共產主義共享財富的延伸在不少科學家和經濟學家看來現在是可行的。

18年前dot-com era我曾有一個異想天開的想法就是設立一個網上平臺讓大家分享和延續知識,但又擔心人性的自私就是最大的阻力。

現在看來是多餘的,Wikipedia的成功就是我當年的夢想,證明了人類內心深處最終還是想無私貢獻這個星球的。

mfile_7784_459262_4_l

你相信一見鍾情嗎?

By admin, August 28, 2017 14:42

我真的不能再拖了,因為時間正在加速地把父親的健康和記憶無情地奪去。

我深知有一天他很可能連我也不記得了。

所以我希望當他每次重溫這條短片時,都能夠知道他曾經有過一段一見鍾情的愛情故事,他的第一個女朋友就是我的母親,那個他曾經深愛過的女孩。

這是他們年輕時最美好的記憶,正如結婚誓詞裡所承諾的,他們真正做到了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To have and to hold, from this day forward, for better, for worse, for richer, for poorer,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until death do us part.”

再過多兩個星期就是他們結婚58週年紀念,藉此獻給我最親愛的爸爸媽媽

The First Time Ever I Saw Your Face by Roberta Flack

The first time ever I saw your face
I thought the sun rose in your eyes
And the moon and the stars were the gifts you gave
To the dark and endless skies, my love
To the dark and empty skies

The first time ever I kissed your mouth
I felt the earth move in my hands
Like the trembling heart of a captive bird
That was there at my command, my love
That was there at my command

The first time I ever lay with you
And felt your heart so close to mine
And I knew our joy would fill the world
And would last till the end of time, my love
It would last till the end of time

The first time ever I saw your face
Your face, your face

皇帝圓舞曲 (Kaiser Walzer)

By admin, July 11, 2017 16:35

第一次聽到施特勞斯所作的皇帝圓舞曲 (Kaiser Walzer)是多年前在末代皇帝電影裡,溥儀和婉容在長春偽滿洲皇宮裡起舞時響起。

以下視頻可貴是在於奧匈帝國美泉宮裡的金色舞池實景拍攝,用芭蕾舞方式重現了當時茜茜公主與夫君弗朗茨‧約瑟夫翩翩起舞的情景。

樂隊領班是世界知名的華爾茲舞曲小提琴家安德烈‧瑞歐(Andre Rieu),尤其是他那把珍藏了350年的意大利Stradivarius小提琴,音韻果然非同尋常,十分深厚悅耳。

藍色多瑙河並非藍色

By admin, July 5, 2017 17:28

去了維也納,才知道原來小時候聽的藍色多瑙河並非藍色,更非為慶典而作。

實情是華爾茲大師小約翰•施特勞斯對當時世局有感而發,1866年奧地利帝國在普奧戰爭中慘敗,他希望藉此曲可以再次激勵和振奮奧地利人的愛國之心。

《布達佩斯之戀》

By admin, June 26, 2017 18:14

東歐回來後才第一次看高清版的《布達佩斯之戀》,女主角Ilona真是一個迷倒眾生的波希米亞女郎。

記得那晚站在Citadella山上俯瞰著布達佩斯醉人的夜景,如果當時再加上Gloomy Sunday這首曲就更加完美了!

布達佩斯之戀 – 陶傑

《布達佩斯之戀》,一個很古雅而小資產階級的片名,沒有諧音的 Gag,也沒有廣東話,很像利舞台和樂宮的六十年代,難怪電影當初竟然找不到院線,先出了 DVD,後來眼見國際輿論一致好評,方才排在一家冷門的戲院上映。

故事有一半是真人真事。一九三五年,兩個匈牙利音樂家寫作了一首樂曲,由於樂韻極為憂鬱,許多人聽了之後自殺。樂曲流傳到美洲,由美國歌手比利賀烈戴配上英語唱出來,歌曲像有無數幽靈,成為一支匈牙利的生命輓歌。

一宗新聞,配上合理而淒怨的想像:樂曲是一家餐室的樂師創製的,他情迷了美麗的餐館老闆娘,跟老闆娘通姦。餐館的猶太老闆知道了並沒有發狂,由於妻子是人間極品,他願意跟樂師分享這個女人,也不想失去她。

是杜魯福《祖與占》的翻版吧,但是編導在棋盤上多放一隻棋,多安排一個德國的年輕人。他是餐館的顧客,也迷上了女主角。三人行相安無事,加入了第四個,就複雜得像玩圍棋,尤其是在一個動盪的時代。

人太多了,女主角拒絕了德國人上船。三年之後,歐戰爆發,德國小伙子入伍,成為年輕的軍官,而且奉派來布達佩斯。

兒女恩怨,家國情仇,如果只痛快地報一段失戀之仇,就俗氣了一點。編導把德國人的性格寫得很複雜,尤其是在暴政之下,一個小子是如何墮落為一個用心計布局殺人的兇手,在驚濤駭浪的復仇之中,又不失情癡的細水長流。

女主角伊麗卡馬樂珊,有六十年代那樣的豔光四射,三分阿娃嘉娜,六分慧雲李,剩下一分有點像東方的白光。匈牙利人古名韃靼,本來就有一點亞洲血裔。一撥長髮,一舔嘴唇,目光流盼之間都是濃馥的戲,直把觀眾的口味慣得很尖,五嶽歸來不看山,見過如此絕色,以後還如何買票看其他?

男主角三人,演猶太老闆的那個中年人外表最平凡,甚而有點俗氣,但演技卻最壓場。演鋼琴師的那一位,有點像阿倫狄龍減去了丹尼戴路易斯剩下的一個數字,失意潦倒的才情卻寫在眉宇之間。演德軍的叫做賓貝加,德國味爆了棚,是柏林的舞台劇演員。

這樣的電影怎會排在灣仔北的一家小戲院?殖民地時代,應該是聖誕新年的百萬票房之戲,這才是真正的香港之恥。

《布達佩斯之戀》把多瑙河拍得很有愛情感:一水相分,連女主角的裙子也是藍色的,沾上了匈牙利的憂鬱。

有哪一個國家比匈牙利更切合 Melancholy這個字?除了曾亡國而多詩人的波蘭。匈牙利在東歐,跟伊斯蘭世界毗鄰,腹受過蒙古韃靼和土耳其突厥的侵略,背與奧地利打過內戰,猶太人跟吉普賽雜居,還有納粹德國的陰影,匈牙利這杯 Melancholy的雞尾酒,滋味有千般,要選一個夕陽西下的黃昏,站在橫流布達佩斯的多瑙河大橋,面向東方,一仰飲而千古的天地黯,方會點滴在心頭。

因此《布達佩斯之戀》的開頭,鏡頭掠過多瑙河畔的古都,念天地之悠悠,落日的愛情故事最終凝定在橋上的一個穿藍裙子的女子。一個民族只有苦難,是不可以僭稱浪漫的,在苦難之中須尚有幾雙天長地久的有情人。中國由鴉片戰爭開始,八國聯軍、抗日戰爭、文化大革命甚麼的,苦難異常沉重,但流傳下來的有幾段煙熏酒醉刻骨銘心的情事?是郁達夫與王映霞,還是徐志摩跟林徽音?黃河到底沒有多瑙河的淒美,因為國難的血瀋,需要愛情的酒精來浸潤,在沉重之中,餘香百年,縈繞心間,方釀成一盞甘醇的苦杯。

對於英語世界,東歐的這一個角落,容易受到忽略和遺忘,香港有沒有去布達佩斯的直航飛機?在伊士坦堡和柏林之間,有一片繁花如海的疆土:基督火炬的邊陲,奧匈帝國的廊柱,曾經先為納粹吞噬,後又淪為共產魔帝餐桌上的一塊點心。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正是十九世紀匈牙利詩人裴多菲的詩句。裴多菲是屠夫的兒子,當過舞台劇演員,後來成為抗擊奧地利侵略的士兵。那時官方的語文是拉丁文,裴多菲用匈牙利的民間白話來製詩。在十九世紀的歐洲,「解放」( Liberation)還是一個聖潔的名詞,不如今日之惡俗而受玷污,由於詩聖的感召,一九五六年的匈牙利革命,民族英雄納吉為了反抗蘇聯,也獻出了生命。裴多菲的詩句是沾上多瑙河的藍墨水寫成的,河的上游正是臨波照影的舞曲大王史特勞斯,一瓢麗水,孕育了兩般情懷。

因此《布達佩斯之戀》的女主角身上的一襲藍裙子,在銀幕上是如此牽動愁腸。藍這個顏色,要配襯布達佩斯的暮色中的一岸燈火:不止是憂鬱,而且還多情而不羈,溫柔而剛烈,連星期天也幽暗得如此之典麗,像多瑙河流閃在眼眸的一泓歌聲。

WannaCry Hot Fix for Windows XP!

By admin, June 7, 2017 16:17

Definitely a big surprise from M$ to release a hotfix for WannaCry for all their EOL products!

wc

Pages: 1 2 3 4 5 6 7 8 9 10 ...90 91 92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