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General (一般)

To My Dear Friends I Met in England…

By admin, January 1, 2015 01:10

Chichester, this beautiful small town in South-East of England once connected us all, still does the same magic even after almost 24 years…Happy New Year Everyone!!!

Also found this interesting short documentary about Chichester. See how many places you haven’t been to around Chichester, for me, I’ve never been to  Bognor, Bosham (ie, Harbour side) etc.

For those who studied in Chichester, do you still remember those places we used to hang out…the dorms…the library…the magnificent grass floor in front of the college with that signature cathedral in the background? If those still sound familiar to you, then you have to watch this video!

It flashes back many memories and reminds us exactly who we were back in the Chichester College days!!!

The original song “We Are Young” is by Janelle Monáe…tonight we are young…

當中的主題歌詞是這樣講的:

Tonight
We are young
So let’s set the world on fire
We can burn brighter
Than the sun

意思就是說 今晚我们青春绽放 就用我們的愛火點燃這世界 比太阳更耀眼

Time to Say Good Bye

By admin, December 28, 2014 21:32

This Mizuno SuperStar jacket has been to 3 continents for the past 24 years…

無論你是佔中又好,反佔中又好…

By admin, October 6, 2014 18:47

近日網上其中瘋傳得最多的一句話… 「世上你會看見有甚麼地方,可以有幾萬人上街抗爭,卻沒有一家商舖受到破壞,也沒有一輛私家車被惡意焚毀?能這樣自律的,就是香港人。」

富人的煩惱

By admin, October 2, 2014 09:24

li-620-goldman-sachs

今早讀了一本在會所拿的香港Privite Banking雜誌2014,我想不少人應該知道現在的普通私銀最低入門資產要求是USD3M,但你猜Goldman Sachs的私銀客戶最低要求是多少﹖US100M! 沒錯是港幣8個億!!! 另外我發現私銀的最大功能是避免富不過3代,但背後隱藏的最大用途其實是防止自己的孩子們以後爭產,哈哈,難怪人們都說有錢人的煩惱還真只剩下錢了。

Feeling Sweet

By admin, October 1, 2014 09:46

IMG_6962

有誰可以告訴我?

By admin, September 30, 2014 12:09

34534

在這個多事之秋,很心痛看到香港現在的混亂狀況。

姑且不談誰是誰非,社會上很明顯已經分裂成兩批人,大家都有著自己鮮明的立場,因此爭吵不休。不只陌生人之間,就連朋友、孩子和父母,甚至情侶夫婦間都成了對立面,這對某些人來說,他們的目的已經達到。

但凡事都有正負兩面,不可能是一邊倒非黑既白。學生有著自己的滿腔熱情,和平表達著對社會上各種不公義的訴求﹔警察作為人民公僕,當然也要盡責維持公眾秩序和安全。

我們都年輕過,都曾經對這個社會和生活有美好的期望和理想。但現今香港各種現象和價值的嚴重扭曲的確令年輕的一輩覺得失落,沒了希望的結果自然就是走上街頭,進行公民抗爭,爭取最後的一點希望,雖然最終可能失敗,但也無悔今生。但另一方面,在香港所謂的民主早已被有心之人利用,學生自然也成了最好的推波助瀾工具之一。

現在的關鍵就在示威者和政府之間的平衡點,警察夾在中間,兩面為難,但到底什麼是平衡點,這個我不知道。

至於什麼是大多數人,這個我更加不清楚。如果示威的幾萬人代表了香港,那剩下沒發聲的99%是否一定代表支持呢﹖如果不是,為什麼不見任何之前那150萬簽名的反對佔中人士出來反對呢﹖有誰可以告訴我﹖

政治永遠都是醜惡的,就如最近的蘇格蘭公投,所以大多數人都會選擇沉默,但我相信在最後的關頭,那些大多數的沉默者一定會走出來憑良心做出發自內心深處的選擇!

今天蘇格蘭的結果會是?

By admin, September 19, 2014 11:45

暫時沒人知道,倒是令我想起了19年前在Montreal親身經歷的另一次民主公投。

10685488_10201586883273764_5052131790468442087_n

所以也聯想起80年代The Clash的這首歌,請留意歌詞,還真匹配,嘿嘿。

米字旗的前世今生 (轉文)

呼!蘇格蘭未能獨立,人民大嘆一句”God save the Queen”,不禁讓人想起七十年代英國搖滾樂隊Sex Pistols的同名歌曲,正是他們令米字旗不僅是英倫傳統的標記,更成為前衞的象徵。並植根在一群設計尖子的血液裏,讓英國國旗飄洋過海數百年。今日, 就從時裝、歷史及文化等範疇娓娓道來,探討米字旗的前世今生!

解構米字旗
1707年,大不列顛王國是由英格蘭及蘇格蘭組成,直至1801年,始與愛爾蘭合併,英國國旗(The Union Jack)自那時起飄揚至今213年。英國國旗之所以被稱為Jack,源於昔日戰船船首會掛上米字旗作艦首旗(Jack)之用,因而得名。愛爾蘭雖於 1922年獨立成國,但由於St. Patrick’s Cross同樣包含北愛爾蘭,故此仍然保留在英國國旗。
其實米字旗沒有正式被法律確認為英國國旗,只是於1933年,英國內政大臣宣佈「米字旗就是英國國旗」。

命中註定?

By admin, September 15, 2014 10:34

親身經歷,Startup走的太早,市場和用戶還沒成熟﹔太遲則市場個餅已經分完。剛剛好才有機會成功,至於什麼是剛剛好?

我認為有時真的是命中註定,當然,機會永遠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肯試的成功機會可能有一半,不試肯定沒有任何機會!

共同的經歷 (轉文)

By admin, September 13, 2014 10:56

想到人情虛無,真假難分,人情銀行運作一定非常複雜。複雜的東西 都是由簡單東西組成,我想探討什麼是真正人脈關係。二十年前,外國人湧入內地做生意,「 guanxi」成為外國人接觸的第一個中國字。外國人踏足內地前,已經熟識關係的重要,所有人在談關係,但沒有人說得清楚關係的具體意思。我看過一些外國 人解釋中國人關係的書,內容大都環繞會議禮儀、飲食習慣等,膚淺得令人發笑。自此,我對「關係」一詞產生戒心。

後來一個內地海歸朋友告訴我,什麼 是「關係」。他說,文革時期在一窮如洗的農村,跟他住、食、睡在一起,在看不到出路的無助下,一齊吃過苦,一齊幻想過明天,這便是關係;或者,八十年代在 美國留學,屋內沒暖氣,一齊捱過一個又一個寒冬,這也是關係。他覺得香港人很天真,一起做過三兩單刁、唱過幾次卡拉 OK,便稱兄道弟。建立人脈關係的重要元素,是共同經歷。

共同經歷很多時經得起時間考驗,例如舊同學或舊同事,很多年沒聯絡,但之間存在頗深交情。然而,很多人我們經常聯絡,表面存在共同經歷,但不存在交情。問題是,這些共同經歷是一些不夠深刻的事,因此,共同經歷不足夠,還須是深刻的共同經歷。

蔡東豪

怪你過分美麗 (轉文)

By admin, September 12, 2014 13:10

IMG_6928

(0912: 2000年 Passion Tour 歌曲: 枕頭 > 羽毛)

9月12日是我的生日,也是張國榮的生日,我們同月同日生,都是處女座。

我的童年時代,教室前排的兩個同桌女生,一個追譚校長,一個迷Leslie,都給對方寫過信,好像是譚校長回了,Leslie沒有。

那時候,正是譚張爭霸時期,我的貼紙本上也有張國榮,但是我不迷戀他。 那時候發育太慢,情竇尚未初開, 不懂歌詞裏寫的那些情情愛愛究竟為何物,也聽不懂「在星空裏閃,帶着惘然」是什麼意思,總之,那時候的張國榮,對我而言遠在天邊。

後來我見到陳少 琪,聽他親口談創作《風再起時》這首歌詞的故事,而此時,張國榮人已逝,這首歌,我也早已爛熟於胸。少琪說,那是張國榮在香港開發布會宣布退出歌壇但還沒 有開告別演唱會,有一天,張國榮請他和黎小田一起吃飯,哥哥提出想寫一首歌,作為告別演唱會的主題曲。陳少琪說:「你不是有一首大紅金曲叫《風繼續吹》 麼?不如歌名就叫《風再起時》。」張國榮苦思冥想未得其果,而少琪一語點醒夢中人,《風繼續吹》是鄭國江給張國榮寫的成名曲,張國榮音樂王國的開山之作, 當收山之時,唱一首歌,若名《風再起時》,既與前作遙相呼應,又似結未結,正可一舉多得,張國榮聽聞,很興奮,在席間就哼起調子來:「風再起時……」黎小 田更是才思如湧,立即找了張白紙,15分鐘就把曲子譜了。陳少琪回家後同樣下筆如有神,他說,很快,兩個小時。

那是1989年張國榮告別演唱會的最後一支歌,誰都記得,他放下咪高峰回眸一瞥時不捨的眼神。

《風 繼續吹》、《風再起時》和《我》,我不知道哪一首歌在張國榮的心中佔有更重要的位置,在他音樂生涯的後期,陳少琪逐漸退出,而林夕,在張國榮的音樂作品中 承擔了越來越重要的角色。有一次,林夕說,他有點後悔,寫了那麼多黑暗悲觀的歌曲,可能加重了張國榮的抑鬱。我想說的是,如果像成龍一樣整日嘻嘻哈哈那還 是林夕嗎?1997年的《紅》專輯攜《霸王別姬》戛納載譽歸來之勢橫掃樂壇,但這張林夕主導的專輯,完全有別於八十年代《Monica》時期的陽光健康動 感,也不同於陳少琪時期的傷感,走向一種艷麗迷離的性感和黑色。當然,這是和王家衛電影中的世紀末情緒完全匹配的。

這一切,音樂、電影和他內心越來越強大的處女座,都在生成一個極度憂鬱敏感的形象,直到他像煙火一樣美麗而短暫,在空中,稍縱即逝。黃耀明說他是「最完美的完美主義者」,妍姿美質芳華絕代,我看,也只有哥哥一人而已。只是,這美,與這短暫絢爛的人生一起,也是煙飛煙滅。

每一次我聽他這一時期的歌曲,真的會感到冷,感到這世界如幻象,空洞無物,想,花燈爛灼,星光燦爛,什麼是真的?什麼可以讓你觸摸時感到溫暖和實在?

怪你過分美麗。怪你的美,吞噬了你的美,怪你的美,讓我心碎。

作者:葉夢寒

Pages: Prev 1 2 3 4 5 6 7 8 9 10 ...14 15 16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