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General (一般)

見識了,土豪真的很強!

By admin, August 16, 2014 11:31

“富裕本身沒問題,炫富才惹人討厭,而暴發戶通常都按捺不住要炫耀。”

tuhao

二八定律(巴萊多定律)

By admin, July 18, 2014 17:28

19世紀末20世紀初意大利的經濟學家巴萊多認為,在任何一組東西中,最重要的只占其中一小部分,約20%,其余80%盡管是多數,卻是次要的。社會約80%的財富集中在20%的人手里,而80%的人只擁有20%的社會財富。這种統計的不平衡性在社會、經濟及生活中無處不在,這就是二八法則。

二八法則告訴我們,不要平均地分析、處理和看待問題,企業經營和管理中要抓住關鍵的少數;要找出那些能給企業帶來80%利潤、總量卻僅占20%的關鍵客戶,加強服務,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企業領導人要對工作認真分類分析,要把主要精力花在解決主要問題、抓主要項目上。

當年情

By admin, June 24, 2014 14:44

這次在溫哥華家裡無意中找到了這本純影集,再次看到了那個熟悉的面孔…和他最愛的保時捷跑車。

3

600萬的上車盤

By admin, May 10, 2014 16:32

最近有政府財經高官說600萬在香港最多也只能買個上車盤,今天偶然在家裡找到了一本2003年沙士時期的豪宅攻略,這些當年頂級的名廈,一個小單位也只是600萬左右,今天看來當然便宜得嚇死人,原來是我的記憶選擇性地抹去了當年的慘況,咦,才11年前的事,難道我提早患了老人痴呆症﹖

IMG_0876

HFT高頻交易變種掀爭議 (轉文)

By admin, April 8, 2014 22:03

08bb99pz

著名作家Michael Lewis推出新書《Flash Boys》,質疑近年大行其道的高頻交易(high frequency trading,HFT)或已構成搶先交易情況,再度引發投資界對高頻交易的各種討論。

討論的重點,不是HFT應否利用高科技去搶投資優勢,而是有沒有利用現有的法規中的漏洞,利用科技獲得比一般市場人士更多的市場價格訊息。換句話說,交易員可以利用高科技獲得同樣的市場訊息,但是如果使用高科技的結果是,連市場價格這個基本的訊息也不再是一樣時,便極有可能像畢菲特說的,變成是「legalized frontrunner(合法的搶先交易)」。

快人一步 賺取差價

簡單而言,高頻交易是利用電腦程式,計算股票買賣之間的微小差價,再利用大量程式交易,以快人一步的千分之一秒,去賺取這些差價(比我們平常眨眼快10倍)。

美國高頻交易的結果是,交易員見到某隻股票的「機價」(反映即市價格)是100元,但「一按吓盤」要買1,000股時,卻會突然上升1點,使交易員無奈買了貴貨。這又可以分開兩個不同的情況:第一種是如果交易員能向交易所直接下單。現時美國有十多間的交易所,自2007年起,美國實施了Reg NMS法規,是為了打擊人為不法的搶先交易而通過的,要求所有的交易所把市場價格集中在一處,叫SIP(securities information processor),以便找到所謂的最佳買賣價。

不過,這個收集和散發市場價格資訊的過程,需時千分之一秒,但已經可以使HFT,利用自己放在每個交易所的私家電腦(即所謂的co-location),用私家鋪排的光纖,比公眾用的SIP提早看到所有的市場情況。用以上的例子,看到某人願意用100元買,在其中一個交易所成了部份交易(舉例說買了10股),HFT便會搶先在其他的交易所以100元買990股,然後用稍高的價格轉售真正要買的人。結果是,越多的交易所,市場便越切割(fragmented),買家的實際交易價格不跌反升!關鍵的問題是,在SIP(公眾獲得的市場資訊)公佈之前,交易所是否應該提供HFT價格資訊。

而且,由於HFT在短短幾年間,交易比例增長大幅上升,交易所為HFT提供了種種不同的配合,包括超過150種形形色色可以快速撤銷的交易指令等。

第二種情況是,buy-side(如資金經理)透過投行落單買賣股票。不少投行都有自己的「黑池」(dark pool),類似隱蔽的私人交易所。黑池原意是希望客戶下大單的時候,不會影響市場價格,保護客戶能拿到好價格。

掌握資訊 牟取暴利

發展下來,HFT卻可以向投行付費,第一時間拿到黑池內的價格資訊,再在其他的公開交易所賺錢。除了黑池以外,投行也會向交易所收取費用,把客戶order轉到某家付費較高的交易所進行交易;當然,交易所願意付高點費用,是因為交易所也是從HFT拿到費用。

有說HFT增加市場流通性,縮窄買賣差價;不過,會忽然消失的order不算是真正的流動性,而不能成交的賣價,就算差價怎麼窄也只是一個假象。

- 黃元山
大學教授、國際投行前董事總經理

經濟大戰 (轉文)

By admin, March 28, 2014 14:01

普京吞併克里米亞,奧巴馬很軟弱,只能發揮「Sound-bite天才」,靠一張嘴「譴責」。

奧巴馬的言論很可笑:「你俄國只是地區強權,我美國才是全世界強權」。奧巴馬又說:「不要以為武力吞併一個地方,就表示你很強大。」

這種Sound-bite,像小學生打架之後的哭訴。一個肥仔給一個很兇的小同學打了一巴掌,肥仔不敢還手,捧着臉,哭喊:「你以為你好叻咩?你以為這樣欺負人,你就是全球的老大了耶?不,我才是真正的老大。」

奧巴馬的服軟,一露無遺。自從叙利亞內戰,奧巴馬初初揚言出兵,普京一聲怒喝,即刻縮手,普京已經看穿了奧巴馬的底牌。鬥嘴皮沒意思。然後,看看「制裁」如何。

俄國不是伊朗。俄國每天向歐洲輸出二百萬桶石油,「制裁」之後,歐洲每天需要的七百萬桶石油入口,少了三分一,汽車燃油即刻漲價。

「金融時報」算帳:歐美一制裁俄國,德國手上跟俄國簽的訂單馬上報廢:汽車和電子用品不准銷出俄國,德國製造業馬上少了三萬個職位。

還有,俄國的大企業,多年向歐洲的銀行貸款。兩年來,俄國借了一千六百億美元。你制裁我,我可以不還錢。借了錢給俄國企業的歐洲銀行:法國最多,五百億美元,英國也是二百億的債主。銀行信貸評級,會下降多少?基金會損失幾多?

俄國人在美國,有七百五十億美元股票證券,奧巴馬宣佈,一個月內必須拋貨,到期全部是廢紙?

俄國也會報復。法國向俄國賣軍火,德國也在傾銷平治和寶馬,英國的金融服務業,全部停下來,歐洲的經濟,準備好另一波衰退了沒有?

唯一可以得益的,是早就「脫亞入歐」,但現在又可以自稱為歐美之外的日本。向歐洲的訂單,如果俄國轉過來,日本能接多少,就接多少好了,日本沒有參加制裁的義務,因為我想造核彈,你美國不讓我擴軍。日本可以乘機談判北方四島主權,中國在一旁,靜悄悄看着。

美國的經濟「全球一體化」,此時弱點都暴露。不錯,所謂Globalization,二十年來下面好多人賺了大錢,但是,最終你的意志沒有了,公義也蒸發了;而且,一時贏得了世界,卻失去了靈魂,你要跟撒旦對決時,你連自己,也失去了。

陶傑

人生是多麼的無常 (轉文)

By admin, March 24, 2014 10:22

從生到死有多遠,呼吸之間;
從迷到悟有多遠,一念之間;
從愛到恨有多遠,無常之間;
從古到今有多遠,談笑之間;
從你到我有多遠,善解之間;
從心到心有多遠,天地之間;

最近看了美味情書The Lunchbox,裡面有句對白頗有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意思:『有時上錯火車反而去對了車站。』所以我們要感恩每一天。

莫言 言「我」字

By admin, March 15, 2014 17:23

image00134

有一天“我”字丟了一撇,成了“找”字,為找回那一撇,“我”問了很多人,那一撇代表什麼?商人說是金錢,政客說是權力,明星說是名氣,軍人說是榮譽,工人說是工資,學生說是分數…

最後“生活”告訴“我”那一撇是:健康和快樂,沒有它們,什麼都是浮雲!

莫言自嘲說他年輕時怕多言,易於開罪別人,所以筆名“莫言”。

結果是他言(寫)了許多的話,一直言到拿諾貝爾文學獎。

下面是他的話,是他的人生哲理:特別是他說他敬佩的兩種人,表達得非常好。

1.我敬佩兩種人:年輕時陪男人過苦日子的女人;富裕時陪女人過好日子的男人。

2.我遠離兩種人:遇到好事就伸手的人;碰到難處就躲閃的人。

3.我掛念兩種人:相濡以沫的愛人;肝膽相照的朋友。

4.我謝絕兩種人:做事不道義的人;處事無誠意的人。

5.我負責兩種人:生我的人;我生的人。

6.我珍惜兩種人:敢借給我錢的人;真心牽掛我的人!

我喜歡莫言講這樣簡約的話。

LOST Crash Scene

By admin, March 11, 2014 13:04

The whole Malaysian flight missing incident reminds me very much of this (3:18), God Bless!

大家知唔知,香港已經爆咗? (轉文)

By admin, March 3, 2014 13:54

特首說,內地人和外地人來香港,對我們的旅遊業及經濟發展有「提振」作用,為香港帶來大量就業機會,因此,我們不能未富先驕,徵收入境稅。

第一次聽,不明白,還以為是「提震」,先「提」起,然後「震」盪,誤會特首說香港虧了, 要靠內地遊客刺激套弄,始能抬起頭見人。後來看過報紙,才知此「振」不同彼「震」。雖然如此,內裏意義,卻是大抵相若,特首用詞,果然莫測高深。一唱一 和,港府最近亦完成研究報告,估計至 2023年,訪港旅客高達一億人次。高官們認為,旅客人數,不應設上限,基本上愈多愈好,只要我們改善口岸處理流程、旅遊設施及公共交通的接待能力,小小 香港,便沒有被逼爆的問題。

唉,真發神經,不知這是甚麼理論!世界上怎會有一個城市可以無限量招呼遊客!各位,請大家看清楚以下數字,便知道香港其實已超出負荷,氣血兩虛,提無可提,震無可震,硬要猛吃春藥,貪一時之快旦旦而伐,最後只能力竭而死。

大 家以為,世界上最受遊客歡迎的城市是哪裏?巴黎?倫敦?紐約?全對。兩個歐洲城市叮噹馬頭, 2013年,巴黎及倫敦接待了差不多 2千 7百萬人次旅客。 GreaterLondon的面積是 1,737平方公里,人口是 9.7百萬。巴黎大都會的面積是 17,174平方公里,人口是 1千 2百萬。

香港呢?請大家坐穩: 2013年,香港已經招待了 5千 4百萬人次的旅客!各位沒有看錯,是倫敦及巴黎的一倍!強如紐約大都會,有 30,671平方公里面積, 2,200萬人口,在 2013年,才有資格招呼 5千萬人次的旅客。香港的面積只是 1,104平方公里,不到紐約的 1/26,巴黎的 1/15,其中還有大部分是高山,先天不足,空間狹小,憑甚麼可以比這些城市接待更多的旅客?日本東京,全年也不過有 1千 3百萬旅客,香港竟然是東京的 4倍。不明白我們的高官如何可以在宣佈香港旅客數字節節上升的時候,流露出沾沾自喜的神情,數字如此不合理,如此超英趕美,只會是社會問題,怎能視為政績?

更仆街的是,旅客來源嚴重傾斜。紐約, 5千萬人次裏面,有 4千萬是本土美國人;巴黎, 2千 7百萬人次裏面,只有 1千 6百萬是外來遊客,餘下的是來自其他城市的法國人。而香港的 5千 4百萬人次,卻是結結實實全外地旅客,而且是一注獨贏,有 4千萬來自國內!去倫敦、巴黎的旅客比例分散,口味各有不同,有人看國會,去藝術館,有人逛咖啡館,看歌劇去郊外,有人購物。 4千萬國內遊客來香港,只會去山頂、海洋公園,跟着購物。主要還是購物。全世界的其他城市,都沒有比香港更荒謬的情形,我們只應憂心,如何能無知地拍手叫好?

傾斜有甚麼問題?再看一些數字。周生生在香港有超過 50間分店,周大福超過 80間,高檔如卡地亞,亦有超過 35間分店,冠絕全球。還有六福、點睛店、謝瑞麟、英皇、鎮金店,以及無數叫不出名字的珠寶店,再加上紅磡殺遊客的大賣場,香港是人均珠寶店最高的城市。 問大家一個問題,作為一個本地香港人,上次去金鋪、珠寶店,是多久以前的事?或者,一年之中,會光顧多少次珠寶店?我呢,已經忘記上一次去珠寶店是甚麼時 候。傾斜至失衡,香港的街道再不屬於香港人,這便是大問題,出現矛盾的源頭。

我在中國工作了多年,結識了不少非常文明的年輕中國朋友,清楚知道不是所有國內遊客皆是 暴發户,或是沒禮貌的大媽小平頭。我樂於招待他們,但應保持清醒,量力而為。數字不會說大話,香港其實早已被逼爆,被易服被群交,一雙玉臂千人枕,黄台之 瓜,政府還談甚麼未富先驕,客人應該多多益善,是不是神智有問題?

我們的公司,總部在中國,有不少員工,分散在十多個城市。我和其中一些同事,相識了十多年,南征北討,成了好兄弟。因為工作需要,老朋友常來香港,我負責招待。他們文明有禮,行為檢點,可以毫無痕迹融入我們的社會。有沒有曾經招待趾高氣揚的高官、暴發户?也有,佔少數。底線是,他們要吃魚翅,自己去,我們恕不奉陪,帶隊觀光購物,請守秩序。

三十年前我去澳洲讀書,在那裏住了十多年。那年代,有一些澳洲人,提倡種族主義,如 PaulineHanson,如白澳黨 OneNation。我們因膚色不同而受人白眼,或被叫成類似「蝗蟲」等情形,間有發生。有一年,一位老同學,獨自去昆士蘭旅行,走入一小鎮酒吧,只因他是「外來人」,無故被痛打一頓,入了醫院。三十年後想起這些事情,依然不快。所以我特別痛恨被不平等對待,痛恨被標籤。幸好,今天的澳洲,已經成功進化,社會普遍不認同任何因為語言、膚色、性別、性取向有別而產生的歧視行為。

我絕對反對歧視國內遊客,他們說得對,香港的零售業,真的靠他們支撑。就算沒經濟效益,香港人亦不能矮化他人,這是原則問題。雖然如此,不代表我贊成無限量開放自由行。

以前我們招待同事來港,賓主盡歡,毫無問題,他們還說,香港人果然友善好客。幾年前開始,情況急轉直下,招待同一班朋友,在公眾地方用國語溝通,會看到一些香港人,露出厭惡表情。心裏難受呀,訪客不變,同樣在香港,怎會有兩種反應?答案明顯,一切都是數字問題。本來國內遊客只有五百萬人次,假設其中一成不守秩序,五十萬人次有問題,承受得了,大家都是中國人,讓一讓,也可以。 2013年,細小的香港,超英趕美,招待了五千四百萬旅客,是倫敦或巴黎的一倍,其中四千萬是內地旅客,如果有一成是惡客,是四百萬人次。這一大隊隨時準備犯規的軍隊,高度集中在尖沙咀、銅鑼灣、山頂、海洋公園,一人吐一口痰,足可以淹死這區的其他人。

一位餐廳朋友做了以下比喻,十分貼切:香港本來是一間精緻小館,廚師專業,服務員彬彬有禮,做幾個家常小菜,很受附近區域的顧客歡迎。口碑好,熟客多,餐廳每年有固定增長。有些時候外圍經濟慢了點,也守得住。可惜幾年前轉了東主,新老闆貪心,看到鄰近新區剛開發,人口眾多,認為這餐廳,應該賺更多錢,於是大開中門,着樓面盡量接客。樓面說,本來招待 100位顧客,勉強把枱放近一些,頂多接 150人,不能再接了。老闆說,怎會不行,改用細一點的枱,細一點的椅,接 2百人也行。接了 2百人,老闆又說,很好很好,把餐期分成兩輪三輪,接 4百人吧。樓面說,真的不行,老闆說,怎會不行?改企位,門口放大,請更多人負責登記,維持秩序,沒有不行的,一於做 6百人。廚師說,頂不住了,廚房再不能擴張,只得幾個爐頭,不停手也做不完。老闆說,拆了員工雜物房,員工廁所與休息室,其實可以做 8百人生意。於是,本來的精緻小店,變成繁忙時間的港鐵車廂,永遠水洩不通,客人稍為動作大一點,鄰近的其他人立即中招,在這環境吃飯,怎能不躁火?香港就是這情形。其他城市有地方,能擴張,如倫敦,市民搬出郊外,將市中心讓給遊客。其他城市廚房夠大,景點夠多,羅浮宮爆了,可以去羅丹美術館去蒙馬特博物館。香港就是不行。部分員工是加了薪,但環境太差,可轉工的考慮轉工,留下的,隨時爆炸。最高興的是業主,一於少理,不斷加租。 2013年, 2014年到期的租約,不論地區,一律加租 7成至 1倍。這樣子的經濟,香港地鋪,依然一枝獨秀,只因遊客分佈嚴重傾斜,國內人撑起珠寶店化妝品店高級服裝店付貴租。做麵包連鎖店的朋友,叫苦連天,不知做十元八塊的生意,怎做下去,說不久將來,香港人要乘電梯上十樓、二十樓,才會買到麵包。

香港真的是已被逼爆,服務員發癲,客人投訴,雙輸局面。老闆還說,到了 2023年,應該再多做一倍生意, 1億人次。我們在想,方法還是有的,只要能把客人倒吊在天花板,這不剛好是一倍嗎?

葉一南
有書唔讀,走堂去做廚師。有會計師唔做,寧願去做餐館佬、魚販、酒商。學藝二十年,飲飽食醉,近年從澳洲回流香港,著起西裝,做回一個企管人。

Pages: Prev 1 2 3 4 5 6 7 8 9 10 ...16 17 18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