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Music (音樂)

滄海遺珠

By admin, July 8, 2014 13:52

這兩天聽畢Rolling Stone Magazine 500 Greatest Songs of All Time,發現了以下4首從未聽過的金曲,奇怪的是歌手竟然全部都是黑人,難道我真的喜歡上了Soul和R&B?

Fats Domino – Blueberry Hill

The Impressions – People Get Ready

Bob Marley And The Wailers-No Woman, No Cry (Live Version)

Ray Charles – I Can’t Stop Loving You

Phantom Of The Opera 25周年謝幕特別演出

By admin, May 30, 2014 14:45

我最喜歡的Sarah Brightman和多位曾經飾演歌劇魅影的男主角同台共唱,Bravo !!!

Black Mirror裡的意外收穫

By admin, May 14, 2014 18:24

最近在追看英劇Black Mirror,意外地喜歡上了裡面的一首60年代的老歌Anyone Who Knows What Love is (will understand)

對上一個你欣賞尊重的無記節目是什麼? 別說《天與地》是神劇,神劇該是英劇《Black Mirror》的級數。

這面「黑鏡黑鏡,邊個最陰暗」,勁過魔鏡,照妖捉妖,警世贖世,以科技為反思軸心,映照異變中的紅塵和人心。數碼世代電子行為,要多黑暗有多弔詭。獨立單元,一小時一醒世故事,足夠心腦震盪一星期至一世。

第一季第一集,恐怖份子在YouTube發放皇家公主被綁架短片,勒索英國首相當眾和生豬做愛,透過電子網絡全球直播,否則公主分件回收。要一個國家崩壞已不必大殺傷力武器。眾生嗜血嗜色,道德扭曲,蔚為可怖,但再大件事再譁眾再嘔心再轟動,喧鬧過後,無痕,才是最喪奇的集體行為藝術。

又如果一生記憶都可以完全從眼球攝錄備份,無限重播自賞或投射播放公開分享或交權力機關檢視端詳,當中有幾多荒謬沉溺幾多私隱劇透,就有幾多人性侵蝕。

兩季播出,眾口皆碑近乎完美,想像力和反諷性見血封喉,國際艾美獎話贏就贏,那個似遠還近的虛構世界,科幻奇情觸目驚心,可怕可信,看完連拿起手機的心跳都不再一樣。

睇電視,睇呢啲!《House of Cards》、《Game of Thrones》、《Downton Abbey》、《Sherlock》。尋求戲劇,上述選擇品種多樣:權術、政治、存活、智慧、愛情,人性,階級,時代,倫理,對白精妙佈局精奇,現實、古典、魔幻、懸疑一應俱全

- 畢明

那些年類似的風格

By admin, April 1, 2014 13:47

讀書的時候很喜歡時興的電子音樂,英倫的Pet Shop Boys曾經是我最喜歡的樂隊之一,Introspective幾乎給我聽爛,還曾經瘋狂的加入過他們在倫敦的歌迷會。

奇怪的是好多曾經瘋魔八九十年代的跳舞音樂大部份都來自北歐,像丹麥的Aqua和他們紅極一時的名曲Barbie Girl。還有同樣也是丹麥的金發美女Whigfield,一首Saturday Night幾乎橫掃當年樂壇。

想不到的是20年後的Whigfield依然超嗦!

一個充滿意境的演唱會

By admin, November 17, 2013 22:17

林振強作為香港樂壇80年代的靈魂人物,今晚的重溫才令我知道原來他曾經為那麼多首名曲填過詞,簡直就是”鬼才”!

60年代英倫音樂

By admin, July 23, 2013 19:37

最近在Tom Cruise主演的科幻片Oblivion裡聽到了一首熟悉的旋律,查詢之下發現了原來是英國樂隊Proco Harum 1967年的A Whiter Shade Of Pale。自己其實覺得開頭的旋律跟20年後Berlin的Take My Breath Away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短短的十幾妙旋律往往能令人繞樑三日。

這是1967年的原版

但我更喜歡2006年這個管絃樂伴奏的版本,滿頭銀髮的主音Gary Brooker再唱此曲充滿了不同的滄桑感,很有Feel!

Cyndi Lauper: Girls Just Want To Have Fun

By admin, January 24, 2013 11:56

昨天看了2011年的韓國片【陽光姐妹淘】,實話說這套比台灣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強多了,而且當中有一首好聽的80年代初Disco音樂,後來才知道原來有個厲害的Cyndi Lauper,比Madonna還要早出道,而且是始祖,Madonna的Prototype(原型)。

迷幻Disco的年代類似的還有同期英倫Culture Club的Karma Chameleon和Do You Really
Wan’t Hurt Me。

當然不能不提的是Giorgio Moroder為電影Midnight Express編曲的經典Chase旋律。

品味黑膠 (轉文)

By admin, January 23, 2013 13:31

23bt104p

HMV都宣佈破產了,唱片年代一去不復來,卻有人仍鍾情屬於上世紀的黑膠唱片,前任政務司司長許仕仁、東亞銀行主席李國寶、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同樣都是黑膠 迷,據說許仕仁還租了一個貨倉專門擺放眾多珍藏……有三個黑膠發燒友獨愛黑膠既清脆又厚實的聲音,40年來不惜花費巨款到處尋覓心頭好,黑膠珍藏數以萬 計,每天看着唱盤上的黑膠唱片徐徐轉動,聽着音樂緩緩播放,不期然進入了忘我境界。

歐美頭版死忠 植海湛

年近花甲的植海湛自15歲開始就迷上黑膠唱片,40多年來對黑膠不離不棄,他是貿易公司老闆,退休前每天只需工作兩小時,放工後總會周圍閒逛,四處搜羅心 儀的黑膠唱片,結果越買越多,現時珍藏多達1.5萬隻,十多年前更索性在上環租一個800呎的商業單位安放他收藏的黑膠及價值十多萬的音響作私人音樂廳, 一有時間就約齊三五知己上去聽歌,03年退休便將這個黑膠樂園變成黑膠唱片店,公諸同好。

五十至七十年代,貓王、披頭四等巨星湧現,音樂發展蓬 勃,是黑膠唱片最盛行、最輝煌及質素最好的時期,那時出產的黑膠唱片音質厚實鏗鏘,尤其五十年代以單聲道(mono)錄製的黑膠採用原聲,最原汁原味。直 至八十年代中後期,雷射唱片開始盛行,逐漸取代黑膠唱片,就算有生產商再生產黑膠,質素都已經大不如前,因為當中混入了很多數碼技術,製成品已沒有原裝的 味道,與原聲母帶相差極遠,識貨之人對這類黑膠大多都看不上眼,植海湛亦然。

他店內售賣的收藏全都是來自歐美國家的「頭版」黑膠唱片,所謂頭版,即生產商第一批壓印出來的唱片,聲線最貼近原聲母帶,一般出產量不多,所以極為罕有, 他多數從網上訂購,或由相熟的賣家為他預留而得來,他很少購買東南亞、甚至香港出產的黑膠唱片,「歐美碟的音響和錄音都高質得多,亞洲碟完全及不上。」他 幾乎每年都會到歐美國家旅行,每次都必定會在當地搜羅心頭好,當中以德國、瑞典收穫最豐富,「英國倫敦大學區、Notting Hill附近都有很多,試過見到賣一英鎊一張,那次足足掃了百多張。」

另類投資從未跌價

黑膠唱片買少見少,偏偏膠面唱片很容易就刮花,大大影響音質,所以他有時會同款唱片買兩張,一張收藏,一張「粗聽」,就算弄花了也不覺心痛,最瘋狂一次他 試過買了20張一樣的唱片,起初只打算收藏,但後來看見唱片價格大幅升值,十多年前以30元一張購入,現時已升值至1000元一張。他笑言多年來從未見過 黑膠唱片跌價,所以收藏的存貨可留待他日售賣,作為一樣另類的投資工具。

植海湛聽音樂的口味也隨着年紀而改變,由十多歲時聽披頭四、滾石樂隊,到 投身社會後改聽爵士樂,直到退休後開始着迷於古典樂,就是愛其旋律、配樂和諧優美,精神倍感放鬆。「古典類先係國際化」,玩音響年資同樣豐富的他,以數十 萬換音響配件是等閒事,現時更是一個音響牌子audio exotics的顧問,既有靚碟又有靚機,難怪他經常在晚飯後沉醉於黑膠世界之中,直至凌晨兩三點都不覺疲累。

日本頭版擁躉 James Tang

年近半百的James Tang十多歲開始聽黑膠唱片,黑膠齡接近40年,藏唱片量超過一萬張,「黑膠唱片唔係商品,而係一件古董藝術,透過黑膠先學到音樂的靈魂和味道。」他專 攻日本版黑膠唱片,「日本技術好,可以capture到studio的氣氛,每次聽就像把我帶回到以前的年代。」

識玩紅膠white label 尤如讀PhD

日本頭版黑膠全都是後期根據歐美頭版黑膠翻錄,但日本科技先進,他們有本事令到壓印出來的頭版碟不會破壞原聲,甚至比歐美原裝版本更好聲,原來日本人採用 130至140克的黑膠唱片,比歐美更厚更實淨,而且唱片上坑紋較深,這會直接影響到音質,加上他們每印5萬張就會換一個鋼模,製作極其認真,James 笑言:「這就是炸魚柳和壽司製作方法的分別。」

黑膠唱片都有分級數,頭版、初版、二版……頭版又分不同地區,James87年開始開店售賣,他最 欣賞的日本版黑膠及頭版唱片,連當中最罕有、最珍貴,屬非賣品的生產商樣本,俗稱紅膠white label唱片及只作日本內銷的頭版黑膠他都找到,「識玩頭版黑膠已經算係大學level,玩埋紅膠white label直情係PhD!」

藏量30萬的狂人 歐德成

說到黑膠唱片超級粉絲,相信無人及得上歐德成。擁有逾30萬隻黑膠珍藏的他,甚至把自己的容身之所變成黑膠的儲存倉和店面,他說:「聽黑膠就好似飲酒,用 玻璃杯同紙杯飲又點會一樣?」甫走進他約500呎的「家」,裏頭的收藏多得誇張,幾乎佔據了每一吋位置,為了黑膠,他不介意每晚睡在那條面積僅得20方呎 的通道,「冇乜所謂啦,瞓幾個鐘啫!」

越南華僑歐德成生於越南,40多年前僅得10歲時聽到鄰居用黑膠唱盤播歌,一聽上癮,直到七十年代來到香 港,他到唱片店打工,開始把薪金都奉獻在黑膠唱片上,現時的收藏超過30萬張。他甚至把自己心愛的哈利電單車賣掉,套現在屯門另租一個5000呎貨倉放置 珍藏。

看唱盤轉動 半天也不悶

只要是黑膠唱片,他幾乎甚麼類型的音樂都聽,貓王、貝多芬、薰妮、Beyond、甚至連兒歌都不放過,每日醒來後他都會把黑膠碟放到唱盤上,任由它轉動播 放,一直到夜深,「睇住個唱盤轉吓轉吓,十幾個鐘都唔會悶。」

Patti Page – A Time to Remember

By admin, January 5, 2013 16:26

This is probably the very first song introduced by my mum when I was very young.

How Much is That Doggie in The Window

When I am older now, I like the following two:

I Went To Your Wedding

Tenessee waltz, but somehow I like Norah Jones’s version more.

1971年 可口可樂廣告

By admin, November 27, 2012 15:53

聖誕節快到了,五十年來,最成功的聖誕廣告,公認是一九七一年的可口可樂。

一堆年輕人,那個年代,還都是牛仔褲長頭髮的嬉皮士,人手一瓶可口可樂,圍在一株聖誕樹下唱歌。歌詞說:「我想教會全世界一起唱,一片完美和諧……」 (I’d like to teach the world to sing, in perfect harmony….)

「和諧社會」這個意念,是四十年前美國可口可樂這個廣告發明的。可口可樂是美國的文化霸權,相對於海軍陸戰隊,一個柔軟,一個陽剛,殊途同歸,一樣是征服和影響。

可口可樂這個廣告,是大同理想的頌歌,世界大同,是西方知識份子的人生理想。這樣的理想很崇高:用仁愛、善良、純真,融化世上的濁惡,美國人有基督教,所以相信,只要對善和美的理想不變,邪不能勝正,善美一定可以化解邪惡。

但 一首歌,加一瓶汽水,只代表了美好的願望。美國人宣導理想的人生,希望第三世界跟着他學:人權、民主、寬容,加上基督教。這股勢力,以知識份子為主。當知 識份子和創作人,在政界找到了民主黨這個殼,由甘乃迪到克林頓,到今天的奧巴馬,美國的民主黨,從可口可樂這個聖誕廣告開始,呈上了一杯敬酒。

然而還有另一個美國:軍火和石油的商人,近年還加上華爾街的銀行家,他們認為,人性絕不那麼清純,對於歹徒和惡棍,跟他們說道理,是沒有用的,在敬酒之外,還有一杯罰酒。

賞 敬和懲罰,並不矛盾,正如感性和理性,水之柔,火之烈,可以互補而並存。人性的善與惡,宏如在這個世界,小如在同一個人的性格裏,都是並存的,文明必須駕 馭野蠻,善良要戰勝邪惡,除了聖誕節的頌歌,還要在適當的時候發出一點鎗炮聲;在菩薩低眉之外,尚須金剛怒目,於是美國的兩黨制,水火相濟,張弛互生,在 民主黨之外,尚有共和黨。

這一次,羅姆尼差一點越柙突圍,在外交上,美國向他的敵人宣示:我的一把刀準備好了,不要逼我掏出來。奧巴馬連任,美國 再「忍耐」四年,民主強國的精華就在這裏,完全是老莊道家精神。聖誕節到了,想起可口可樂的那首歌。

- 陶傑

Pages: Prev 1 2 3 4 5 6 7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