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我傾家蕩產?(轉文)

By admin, October 22, 2012 09:37

拿來形容車模收藏家,幾乎有異曲同工之妙!

踏進朋友不到一百呎的書房,四邊牆壁由地面到天頂都是書架,而且還分前後,可以拖拉的。中間放着書枱和椅子,當時我便覺得很恐怖,若果那些數不清的藏書掉下來,必然被壓成肉醬。我一定不會坐在那間書房內看書。

如果我沒有誇大,我一生人到現在為止買的書大概有一萬本,一百元一本便是一百萬,最低限度可以買樓作首期。最初我也有書架,但後來塞滿了,便開始像將垃圾倒在堆填區,胡亂有空位便放,有些被深埋在屋角最陰暗處的書,恐怕只有到我死了後,後人幫我收拾時才能重見天日。

大概是物以類聚,我認識不少書迷,藏書量都不比我少,家中已經到了連睡覺的空間都沒有。我總是在想一個有性別歧視的問題:為甚麼男性這麼瘋狂地藏書,女士買 衣服還可能會穿,書肯定有大部份到死去那天都沒機會看。我們都是書癡嗎?都是有購物癖的儍蛋?而為甚麼總是男性藏書家比女性多得多?這跟性別相異是否有關 係?

最容易想到的是人類的心理,都是只在乎曾經擁有。男人買書就像女士買衣服飾物,都是一種購買慾的發洩。但為甚麼是書和衣服的分別呢?(還有唱 片、影碟、《風雲》或超人的公仔)我的想法是分兩種:美化和保護。人是群體動物,無論你有多宅,總得要有面對其他人的時候,甚至面對自己的時候。在整個人 類歷史中,男權都比女權大,其中知識便是權力的代表。男人要面對外界的其他男人的競爭,除了樣貌體力外,知識其實藏有無比的力量。想想在酒吧談天時,人家 說到甚麼大作家大畫家大哲學家,你全都不知道,整晚啞口無言,不只冇癮,還有點羞愧的心。人面對社群需要偽裝,女性用衣服化妝品來偽裝,或者說是美化自 己,而男性則用知識來偽裝,以求生存。這種偽裝當然也跟吸引異性有關係,我就整天在幻想有幾個小妹妹走到我的身旁,用一雙明亮而充滿敬佩的眼睛對我說: 「哎呀!仰止,原來你知道咁多嘢,真係好叻呀!」

其實,這不只是書本,甚至音樂等其他知識,都是這個樣子,我認識的女性朋友之中,便沒有一個會爭論福凡格勒指揮的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到底是1942年版好呢?還是1953年版好?

藏書的書癡到了傾家蕩產的地步又是另一回事。正如知識是男性對自己的偽裝和保護,藏書多而又甚麼書都看的,會不會是最沒安全感,或者認為自己在其他方面比其他人有所不如?我覺得自己便是如此,其他人則不敢說。

藏 書發癲友證明了男女性別分歧的現實。這到底是已經過幾萬年的人為制度,將這種意識內化為基因,還是男女根本便是應該不同的。女性主義者必定有自己的解讀。 只要知識的權力一日控制在男性手裏,這種狀況恐怕不會改變。而其中的男女知識權力的控制範圍,近年有分為兩極的趨勢,知性的還是由男性把持,而感性的則由 女性佔有。最弔詭的是化妝品,到底用那隻牌子的產品好,每種有甚麼特性,女士真是倒背如流,但告訴各位女士那隻化妝品含有甚麼連聽都沒聽過的化學成份,則 是幕後那些男士,而這種知性知識,無論真假,女士還是相信男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