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絲黃的世界

By admin, October 5, 2018 13:28

第一次知道《蘇絲黃的世界》是在2010年陶傑的專欄。昨晚終於看完這套多年來一直想看的經典。高清修復版影像裡呈現出五十年代末的香港的確很有一種異國風情的味道。

“飾演Suzie Wong的香港中英混血兒 關南施(Nancy Kwan 原名關家倩)的造型和演技實在出色,這位芳齡18歲會跳芭蕾舞的演員真把蘇絲黃演活了。更重要是全片開頭十分鐘的實景:五十年代末的維港輪渡,男主角下船後在中環向警察問路(原來當年的皇后像廣場是那麼「古典」),當然還有灣仔的街市。”

1

關南施 – 陶傑
2010年03月26日

女明星關南施重回香港,輕輕感嘆:從前的老房子都拆光了,殖民地時代的香港是可愛的。

關南施應記者之邀,站在灣仔六國飯店的天橋上留影,因為在她的首本戲《蘇絲黃的世界》裏,扮演美國畫家的男主角威廉荷頓來香港,就是住在六國飯店的。

但是記者有點懶惰,沒有發現在《蘇絲黃的世界》裏,並無六國飯店,只有一座影射六國之名的「南國酒店」,開在灣仔街市的一座舊唐樓,而且只是一家簡陋的客棧。戲中男主角提着皮箱來取房,店主在櫃枱上,用筷子在餵着一隻貓。

而且,在一個鏡頭的客棧名,稱為NamKwok,換一個鏡頭,名字串得不一樣了,變成了NamKok,差了一個字母,仔細看就發現穿了崩。

《蘇絲黃的世界》是一部過時的戲。不是凡舊東西都好,過時的作品,與「經典」是兩回事。《蘇絲黃》之過時,因為戲是普契尼《蝴蝶夫人》的翻版。《蝴蝶夫人》的故事有點俗氣,充滿西方男人十九世紀對東方的想像。《蘇絲黃》既是翻版,更稱不上第一流,除了戲中南國酒店的天台,在灣仔取實景,維港的千簷萬瓦,在藍天白雲之下,遍地的煙囱和晾衣竹,那時沒有沙塵暴,殖民地的天是晴朗的天。

關小姐七十歲了,在戲中她把旗袍穿成了絕唱。中國的旗袍本來並不刻意突出身材,尤其不會曲線玲瓏地高挺着胸脯,是荷里活把關南施刻意穿成這個樣子,傳來遠東,香港當時的女性也跟着學。

在《蘇絲黃》面世之前,周璇、韋偉,都穿長衫,剪裁手工筆直。《蘇絲黃》面世之後,白燕、張仲文、林黛,都學着蘇絲黃一樣收腰挺胸。西方人為中國女性的傳統服裝重新定義,卻唯有關南施,一穿旗袍,在沙發上高跟鞋一脫,屈起雙腿,長髮那麼往肩後一甩,雙臂架在胸前,為畫家擺甫士,就成為尤物。

美麗的女人,不錯,是一件可口的object,就叫做尤物,關南施一生就擺過這樣一個不朽的甫士,這就夠了,總比許多女明星一生沒一齣代表作好。老來的關小姐,眉宇仍帶憂鬱,這是一個混血兒在美國長期的情意結,重回香港,還擺脫不了那迷人的哀愁,法國人叫做Tristesse,這一點,就是她生命中的另一齣戲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