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ula One 50週年回顧

By admin, June 26, 2012 15:57

剛找到一個視頻[法拉利50年].50.years.of.Ferrari.avi,完整的介紹了法拉利F1 50年來的歷史,在里面我更見到了這台4號156鯊魚!

同一個視頻,其實2年前就看過,但那是5分鍾后就刪除了,因為當時無知的我根本就對老F1沒任何興趣。

現在經過了長時間的訓練,耳朵對Juan Manuel Fangio、Alberto Ascari、Stirling Moss、Phil Hill, Alfa 159、156 Sharknose、 250F、500F2、W196這些名詞開始很敏感了,哈哈。。。

寸嘴港女Daisy終於再開Show啦!

By admin, June 26, 2012 08:43

最初留意到王迪詩是在蘋果「蘭開夏道」的專欄,現在才知道其實王迪詩是個虛構的人物,當然作者也不是什麼中環律師。

跟很多人一樣,曾經猜想寸嘴Daisy其實是阿伯”陶傑”的替身。想不到的是她竟然選擇一個月後再次”拋頭露面”了,還在地鐵大做其Sarcastic Talk Show廣告,好嘢!  夠Guts!  我Like!

rerun_graphic

Q: 為什麼要公開露面?

因為我喜歡冒險。我要做一些從前未做過的事,這樣的人生才過癮。

我不想重複。人生有很多個舞台,在這個舞台做出一點成績,不代表你不可以到新
的舞台做得更加精彩。如果你永遠留戀以往的掌聲,如果你怕輸而死守在自己的comfort zone,那你的人生只剩一個字──boring。我以往一直使用文字這個媒介,換個舞台,我可以explore新的媒介來跟別人分享我的思想。

有人認為我公開露面會破壞了神秘感,因而流失了一些讀者。如果真的有人因為失
去了神秘感而不再喜歡我的文章,I don’t care。我是一個作家,我的責任是寫出
有價值的文字,我沒有義務去滿足任何人的綺夢。如果文章寫得不好,是否露面也
不會有人看。我工作的核心永遠是我的文字,這是身為作家的本份。事實上,我為
了確保有足夠時間去保持文章的水平,在開始寫「蘭開夏道」這個專欄一段時間後
辭掉了日間那份正職,放棄了穩定的收入,專注寫作,那就是一種冒險。我認為要
做好一件事,一定要放開手上本來擁有的東西,跳出自己的comfort zone,公開露
面也是因為我喜歡冒險,我無法想像一個沒有驚喜的人生。

Q: 為什麼你之前不公開露面?是否故作神秘?

有一種爭論是關於我的性別、年齡和身份,我覺得太無聊,我是男是女,是老是嫩,
難道會改變文章的價值嗎?對那些傳言我只是一笑置之,也不屑澄清,別人喜歡說
什麼就說什麼,I don’t care。也許因為我採取「懶理」的態度,便有人以為我故
作神秘了。我現在公開露面,跟「神秘感」也沒有關係,我只關心我的寫作,其他
事情我不管。

Q: 蘭開夏道的靈感來自什麼?你如何成為作家?

我有幾個要好的中學同學是律師和banker,我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一起吃飯喝酒,
聊聊工作、愛情、時裝和關於吃喝玩樂的一切。我們喜歡漂亮的東西,過著自由自
主的生活。同學們談到做上市項目的辛酸事,我心想,假如把這些事情寫下來應該
相當有趣吧,於是我把自己的喜好個性投射在王迪詩身上,然後想想她應該做什麼
職業?我本來的構思是investmentbanker,但又嫌banker滿身銅臭;年輕會計師則
常常在一單deal裡被罵得最兇,我不喜歡。最後我想,就讓王迪詩當律師吧。我為
了好玩寫了幾篇,然後把這事忘得一乾二淨。

後來,我在機緣下認識了一位前輩,他知道我偶爾會寫點東西,問我有沒有喜歡寫
的題材,我忽然想起丟在抽屜裡的幾篇文章,回家把它們翻出來交給這位前輩,他
看了覺得可以嘗試交給報章。這些文章後來給了《信報》,「蘭開夏道」這個專欄
就是這樣開始。我很感激這位前輩的提攜,如果沒有他,我今天不會成為作家。

起初,「蘭開夏道」逢星期六刊在《信報》,每篇1200字,我在工餘時間當興趣來
寫。然而不久,邀我寫專欄的刊物愈來愈多,我在《信報》的專欄也由1200字增�
至2500字。我想,如果我繼續日間上班,晚上寫作,最終只會兩件事情都做不好。
於是我辭掉日間的工作,全職寫作至今。

Q: 你不是律師卻在專欄裡扮律師,是否欺騙讀者?

寫謀殺案是否一定要殺過人?難道金庸一定要識輕功才可以寫神鵰俠侶?村上春樹
也曾以「我」的第一身創作小說,難道他真要到過「海豚酒店」才可以寫《舞舞舞
吧》?一個作家的責任,是要寫出他真心相信的東西,透過作品來表達他認為真實
的信念,並且令讀者在閱讀的過程中,能夠從作家的文字裡看到自己──真實的自
己,這對我來說就是真實。我寫的小說反映了人們所面對的生活,但當中所提到的
人物、情節,並不是現實裡特定對象的形容。「故事」是一個容器,作家用這個容
器來盛載他的信念。這個容器和當中的人物、情節是一種創作,但它所盛載的信念
不是創作,不是虛幻,而是真真實實,會痛會哭會流血。透過「蘭開夏道」,我要
表達王迪詩的信念──一個年輕女性處身光怪陸離的中環、面對愛情和社會的種種
荒謬,依然能夠在這不完美的世界享受生活,以她的幽默去化解哀愁。

Q: 為什麼把王迪詩寫成28歲?為什麼她不會老?到底你幾多歲?

我28歲開始在《信報》寫「蘭開夏道」這個專欄,所以王迪詩28歲。我選擇讓她永
遠停留在28歲,因為王迪詩所代表的是一種青春的spirit,一種愛自己、永遠充滿
生命力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