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rrari 250 GT SWB California Spyder的另一個版本

By admin, June 7, 2012 15:01

今天看見CMC又改進了即將推出的California Spyder,這次去掉了車側的鏡子,感覺滿奇怪的。 上網找了一下資料,突然發現另一款美式的open headlights版本同樣是漂亮得不得了,更加喜歡這些60年代的偉大傑作了!

Ferrari 250 GT SWB California Spyder (open headlights) 1960-63

CMC的最終款式

Ferrari_Spyder_rot

Ferrari 250 GT LWB California Spyder

1958-ferrari-250-gt-lwb-california-spider

美國70年代最後的肌肉榮耀

By admin, June 6, 2012 18:22

Top Gear里的英國佬Jeremy Clarkson經常譏笑身材矮小的Richard Hammond對美國肌肉的著迷。對于花粉症鼻音濃厚的Jeremy來講,肌肉幾乎一無是處,大而無當﹔相反擁有兩台經典肌肉(67 Ford Mustang GT350 & 69 Dodge Charger)的Richard來講,肌肉幾乎代表了他的所有。所以我們不難見到在一個英國人製作的汽車節目裡,經常也會出現不同的肌肉環節,當然每次也會不約而同地目睹到Jeremy對Richard的所愛盡情幽默一番。

60年代末的Ford Mustang是我其中最喜愛得肌肉之一,上個月還在溫哥華近距離”朝拜”了一台紅色的開篷Mustang。美國人對于自家六七十年代的肌肉痴迷程度已經達到了宗教崇拜的地步,就如有些中國人仍然崇拜自家同期的火紅年代和Chairman Mao一樣。

從70年代起,肌肉車們開始逐漸地長高長大了,這裡我指的是體積和引擎容量,僅僅兩三年就最後進入了最瘋狂的年代,然後突然來了個極嚴重的全球石油危機,再之後的事大家都知道的了。跟香港前財政司長的經典名言一樣”有多久的風流,就會同樣有多久的墮落”,所謂過份催谷,透支緣份,緣份必然儘早離開也就是這個道理。

我其實一直不是太喜歡70年後的肌肉,總覺得它們的血統開始偏離正宗,設計開始傾向70年代星球大戰太空科幻的味道,例子就如末期Dodge Charger那個方正又誇張的尾巴,沒了當初Pony Muscle Car應有的苗條和靈活。

所以在我的70年代Mustang收藏里也只有Ertl出的大紅蘋果顏色Boss 429而已。直到最近看了一套占士邦007片子的1971年經典:  Diamonds Are Forever (永恆的鑽石)才開始被裡面的Ford Mustang MACH I迷倒,尤其喜歡它車頭那澎湃的肌肉感覺,很有張力,霸氣十足! 原來MACH I更是第一代的Gone in 60 seconds里的Eleanor,第二代的才是我們熟悉的1967 Shelby G.T. 500E。

這星期運氣又來了,有認識的車模朋友剛巧放售這台Autoart黃色的MACH I,因為右輪折斷所以做大特價,我看見立即買了下來,最後朋友竟然以$200港幣的友情價讓了給我,太感激了!

回家後仔細檢察,原來只是一條掛系統的桿子斷了,朋友還好好地保存了那斷了的零件,經過10分鐘的修補就完全恢復了此車的問題,跟全新的一樣,當然右輪完全可以前後左右轉動,也沒有任何高低的問題,很高興自己依然的手藝。

真喜歡以前Autoart的出品,這台就是一個經典的好例子,做工精細,重量十足(塑料件很少),前進氣孔是金屬做的鏤空六角型,但奇怪車尾巴反而是塑料件。引擎佈線複雜,351型號(是否Boss?)清晰的印在引擎蓋子上,側面有車窗,油漆驚訝地沒任何瑕疵,全車極多電鍍配件,而且車頭野馬標誌更是立體的!

嗯! 很滿足今天的收穫,哈哈。。。

1/18 Autoart Ford Mustang MACH I 1971, Yellow

IMG_7173

聆聽自己內心的聲音 (轉文)

By admin, June 3, 2012 12:14

八九年六四後,江澤民上台一個多月,接受美國著名電視主播 Barbara Walters訪問,想挽回一點中國的國際聲譽。訪問中,冷不防 Barbara拿出王維林擋坦克的照片,問江澤民:這個人現在哪裏?江被煞住了,說不知道有這個人,不知道他在哪裏。這是 Barbara在無數次對各國領導人訪問中相當經典的一幕,也使擋坦克鏡頭在美國深入人心。
美國的電視主播,似乎越老越矜貴。 Barbara Walters1961年開始主持電視訪談節目,到2000年她69歲仍被 ABC以破紀錄的年薪1200萬美元聘為新聞主播。她從尼克遜開始就訪問歷任總統,直至奧巴馬。現在她是退休了。上月底,82歲高齡的她,到耶魯大學擔任 畢業典禮的致辭嘉賓,她引用她讀大學時一位教授的話,勉勵學生要「追隨你最喜愛的( follow your bliss),你就會獲得真正的成功。」

但什麼是你的 bliss(最喜愛、理想)呢?年輕時未必知道。 Barbara說她到30幾歲才找到人生的 bliss,而她訪問奧巴馬時,奧巴馬也對她說,曾想當建築師、籃球員、法官,就是沒有想過會當總統。

Barbara曾問希拉莉,你一生都在作各 種抉擇,最困難的抉擇是什麼?希拉莉說:維持跟老公的婚姻。出了那件事之後,許多人問她:為什麼要跟比爾(克林頓)在一起?很多人覺得她很可憐,但她不這 麼想,她從這件事學到教訓,這教訓就是:生命是一份禮物,我們都是邊走邊學,學習愛、希望和信心,遇到困難時,你必須決定,什麼對你最重要,仔細聆聽自己 內心的聲音,一定有人不認同你的選擇,但這畢竟是你的人生,要自己作決定。

Barbara對希拉莉這段話記憶深刻。我們常因他人的反應作抉擇,而忘了這是自己的人生。

- 李怡

Pages: Prev 1 2 3 4